天津宁一律师事务所
TIANJIN NINGYI LAW FIRM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民事抗诉书

来源:天津宁一律师事务所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民事抗诉书

高检民抗【2012】54号

邯郸诚明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天津市天聚钢结构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天津市城乡建筑工程监理有限责任公司因与天津万帆顺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北京茂华保温材料有限公司赔偿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06)津高民一终字第129号民事判决,向检察机关提出申诉,天津市人民法院立案审查后提请我院抗诉,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2004年,天津市万帆顺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帆顺公司)的建设坐落于天津市东丽区大毕庄镇金钟工业园区的一联合加工厂房,先后分别与邯郸诚明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诚明公司)、天津市天聚钢结构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天聚公司)、北京茂华保温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茂华公司)签订建设公司承包合同,由诚明公司承建涉案工程的土建工程,天聚公司城建涉案工程的主体钢结构工程,茂华公司承建涉案工程的外墙保温工程。涉案工程由天津市城乡建筑工程监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城乡监理公司)负责监理。

2004年10月14日19时许,涉案工程施工工地发生火灾事故。经天津市公安局东丽分局消防处调查,认定火灾原因系用于保温施工的高温卤钨灯烤燃地面上的聚氨酯泡沫填缝剂造成。2005年5月9日,天津市公安局东丽分局消防处作出津公消(东丽)责(2005)第003号《火灾事故责任书》,该责任书认定:1、茂华公司作为涉案工程保温材料施工单位,没有建立健全施工现场消防安全管理制度,未明确消防工作职责,未落实消防责任,未严格火源电源和易燃可燃物品管理,施工现场未按规定设置临时消防给水措施,配备相应种类消防器材,违反了《天津市消防条例》第22条第1款、第2款的有关规定,致使施工人员违反规定使用高温灯具进行作业引起火灾,并导致火灾的蔓延、扩大。茂华公司作为直接引起火灾事故的单位,负有直接责任。2、万帆顺公司作为涉案工程建设单位,负有没有建立健全施工现场消防安全管理制度,未明确消防工作职责,未落实消防责任,未严格火源电源和易燃可燃物品管理,施工现场未按规定设置临时消防给水措施,配备相应种类消防器材,违反了《天津市消防条例》第22条第1款、第2款的有关规定,致使施工人员违反规定使用高温灯具进行作业引起火灾,并导致火灾的蔓延、扩大。万帆顺公司负有间接责任。3、诚明公司作为涉案工程的土建施工单位,未认真履行消防安全管理职责,未落实消防责任,未严格火源电源管理,导致火灾事故的发生。违反了《天津市消防条例》第22条第1款的规定,诚明公司负有间接责任。4、天聚公司作为涉案工程的部分钢结构施工单位,擅自降低消防技术标准施工、使用防火性能不符合国家标准的建筑材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11条第1款的规定,造成了火灾的蔓延扩大。天聚公司负有间接责任。此次火灾造成的直接损失为4724704元,万帆顺公司和天聚公司不服,向天津市公安消防局的重新认定,该局与2005年6月30日作出了津公消重(2005)第005号重新认定决定书,维持该认定结论。

万帆顺公司在起诉前自行委托天津市价格认证中心,对财产损失作出评估,2004年12月28日,该中心作出鉴定结论认定万帆顺公司联合生产厂房损失总值为6920700元。

一审法院委托天津市兴业有限责任公司会计师事务所对万帆顺公司火灾造成的经营损失数额进行鉴定。2006年5月24日,该所作出兴评报字(2006)第40号评估报告,结论为:万帆顺公司自正常投产日(2004年11月15日)至评估报告日因火灾造成的经济损失为1142.85万元。

火灾发生后,万帆顺公司向公安部天津消防研究所支付技术服务费4500元;向天津市房屋鉴定勘测设计院支付鉴定费6万元;向天津市价格认证中心支付鉴定费34500元。

2005年10月,万帆顺公司诉至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1、茂华公司赔偿火灾造成的经评估确定的财产损失6920700元;2、请求法院委托评估房屋技术鉴定报告中认定需要实行修复时方可确定的财产损失的价值,并判决茂华公司按评估的损失进行赔偿;3、火灾后相继发生的有关费用共计642248元,利息损失32232.68元;4、自火灾发生之日起至2005年10月8日止新厂房全部投资的利息损失3110910元;5、自2014年12月10日至2005年12月9日止的逾期可得利益损失4357890元;6、对上述损失之外的损失万帆顺公司保留诉权;7、申请对2004年12月10日至评估日的停产经营损失金额及日平均损失金额进行评估,及日平均损失金额进行评估,并按评估结论赔偿损失;8、诚明公司、天聚公司、城乡监理公司承担连带给付责任。一审中,万帆顺公司申请由法院委托评估单位评估需实际修复时方可确定的财产损失的价值,因诉争厂房尚未开始修复,评估单位无法对此进行评估,经一审法院征询万帆顺公司意见,万帆顺公司表示在本案中放弃该项诉讼请求,另行解决。

2006年10月20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5)二中民四初字第61号民事判决。该判决认为:1、关于各当事人对火灾损失应承担的责任。天津市公安局东丽分局消防处做出的火灾事故责任书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和有关法规作出的处理,应当作为认定各方当事人责任的依据。茂华公司违规操作,引起火灾并导致火灾的蔓延、扩大,应承担万帆顺公司合理损失的70%。诚明公司在事故中未明确消防工作职责,未严格火源电源的管理,对火灾发生负间接责任,应承担万帆顺公司合理损失的10%。天聚公司擅自降低消防技术标准施工,使用防火性能不符合国家标准的建筑材料,造成火灾的蔓延、扩大,应承担万帆顺公司合理损失的10%。万帆顺公司没有建立健全施工现场消防安全管理制度,未明确消防工作职责,未落实消防责任,未严格火源、电源和易燃可燃物品管理,施工现场未按规定设置临时消防给水设施,配备相应种类消防器材,应自行承担合理损失的10%。城乡监理公司同意天聚公司使用防火性能不合格的建筑材料,导致火灾蔓延扩大。依据国务院《建筑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六十七条的规定,工程监理单位将不合格的建筑工程、建筑材料、建筑构配件和设备按照合格签字,造成损失的,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城乡监理公司应对天聚公司10%的赔偿数额,承担连带责任。

2、关于火灾造成万帆顺公司的直接财产损失。公安消防部门作为处理火灾的主管部门,其主要职责是预防、消灭火灾,分析火灾原因,认定火灾事故责任。其在火灾事故责任书中核定火灾损失,是作为管理的目的划分火灾事故的大小、等级。东丽分局消防处在火灾事故责任书中说明的此次火灾直接经济损失4724704元,未经过有关评估机构进行评估,也明确表述不应以火灾事故责任书中的火灾直接损失作为民事赔偿的依据,故东丽分局消防处认定的火灾直接损失不能作为民事赔偿案件的损失依据。而万帆顺公司提供的天津市价格认证中心价格鉴定结论书,系具有鉴定财产损失资质的机构经过合法程序对火灾造成的损失进行的评估,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天聚公司、城乡监理公司虽对该鉴定报告不予认可,仅主张确认火灾事故责任书认定的损失数额,既不能提供相反的证据予以推翻,又未申请重新鉴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应确定火灾直接经济损失为6920700元。

3、关于因火灾造成的经济损失。评估单位在独立、客观、公正、科学的原则下作出的评估报告,程序合法。法庭针对评估报告组织了质询,评估单位针对各当事人提出的异议,作出了详尽的书面答复,并认为该报告无需修改。当事人虽提出异议,但未有充分的理由和证据推翻该报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对该报告予以认定。但是由于万帆顺公司自己认可正常的营业日为2004年12月10日,比评估报告确定的2004年11月15日少18个工作日,故应核减18天的经营损失。按评估报告确定的每天30075元计算,核减541350元,确认万帆顺公司因火灾造成的经营损失为11428500元-541350元=10887150元。

4、关于万帆顺公司主张的投资利息。万帆顺公司为证实自己利息损失所提供的证据,均系万帆顺公司法定代表人或股东向万帆顺公司的投入,不能真实反映该利息损失的存在,故对万帆顺公司主张新建厂房投资利息所依据的事实,不予认定。万帆顺公司以法人作为投资人进行新厂的建设,利息应摊入经营成本。万帆顺公司既主张经营损失,又主张投资利息损失,属于重复主张,故对万帆顺公司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5、关于因处理火灾造成的其他费用。万帆顺公司主张的因处理火灾发生的费用624428元及该费用的利息损失、提供的房屋勘测技术院鉴定费6000元、天津市价格认证中心评估费34500元、公安部天津消防研究所技术服务费4500元,客观真实,确系火灾事故发生的合理费用,应予认定。万帆顺公司提供的员工工资表、精工建筑工程公司的工程款发票3000元,不能客观真实反映发放工资的情况及与火灾事故的关系,不予认定。万帆顺公司提供的律师费265200元及利息损失,虽系实际发生,但保护该诉讼请求的法律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本案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天聚公司、城乡监理公司由于违反了有关法律法规,引起火灾事故,造成万帆顺公司损失,构成侵权,依法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万帆顺公司对火灾发生和损害后果具有过错,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减轻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天聚公司、城乡监理公司的民事责任。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的“受害人因此遭受其他重大损失的”,就是指因侵权行为造成的间接损失,本案万帆顺公司主张的经营损失即属于间接损失,依法应予保护。诚明公司主张的损害赔偿纠纷不包括间接损失等预期可得利益,只能是实际发生的损失,法律依据不足,应予驳回。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天聚公司的侵权行为相互联系,不可分割地造成了火灾发生和万帆顺公司财产损失,构成共同过失的共同侵权,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应承担连带责任。城乡监理公司对天聚公司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万帆顺公司的合理经济损失经论证确定为:因火灾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6920700 元、经营损失10887150 元、处理火灾事故的费用99000 元。共计1 7906850 元。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到第一百二十二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 第三十九条,国务院《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 第六十七条的规定, 判决:一、茂华公司赔偿万帆顺公司全部经济损失17906850 元的70 % ,计12534795元;二、诚明公司赔偿万帆顺公司全部经济损失17906850 元;三、天聚公司赔偿万帆顺公司全部经济损失17906850 元的10 % ,计1790685 元;四、茂华公司、 诚明公司、天聚公司互负连带责任;五、城乡监理公司对天聚公司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六、以上各项给付事项,于判决生效三十日内付清,逾期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借款利率计算利息;七、驳回万帆顺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茂华公司、天聚公司不服,上诉至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2007年5月15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6 )津高民一终字第129 号民事判决,认为:关于天聚公司是否应当承担火灾损失的问题。《 火灾事故责任认定书》 以天聚公司擅自降低消防技术标准施工、使用防火性能不符合国家标准的建筑材料,造成火灾蔓延、扩大为由,认定天聚公司对火灾事故负有间接责任。二审期间,法院致函询问火灾事故责任认定的相关问题,公安局东丽分局消防处再次明确,因天聚公司使用的建筑材料不符合设计和合同要求,未达到耐火极限的要求,燃烧性能未达到B2 级,在火灾事故中应负间接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 第三十九条规定,公安消防机构有权认定火灾原因,核定火灾损失,查明火灾责任。公安部《 火灾事故调查规定》 第三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对火灾事故责任认定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公安消防机构申请重新认定;火灾原因、火灾事故责任的重新认定决定为最终决定。因此,公安局东丽分局消防处作为火灾事故责任认定的法定职能部门,依职权作出的《 火灾事故责任认定书》 ,应当作为认定各方火灾事故责任的依据。依照《 火灾事故责任认定书》 的认定,天聚公司应当承担火灾事故间接责任。
   关于火灾直接损失数额的认定问题。《 火灾事故责任认定书》 认定此次火灾直接财产损失为4724704 元。根据公安部发布的《 火灾直接财产损失统计方法》 ,“在建房屋财产损失=在建工程造价(元/平方米) x受灾房屋建筑面积(平方米)x 烧损率(%)”。由此可见,消防部门在《 火灾事故责任认定书》 中认定的火灾直接财产损失,不包括就烧损部分恢复原状的费用,因此不能作为民事侵权案件的损失赔偿依据。天津市价格认证中心作为具有合法资质的财产损失鉴定机构,经过合法程序,认定万帆顺公司在建厂房火灾损失价值为6920700元。该结论包含就被烧损财产恢复原状的费用,应当作为认定万帆顺公司在此次火灾中遭受约直接经济损失的依据。
  “关于火灾造成的经营损失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损坏国家的、集体的对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受害人因此遭受其他重大损失的,侵害人并应当赔偿损失”。万帆顺公司的在建新厂房在火灾中被烧毁,使企业无法利用新建厂房进行生产,从而产生经营损失。各火灾事故责任方,应当对火灾事故给万帆顺公司造成的经营损失进行赔偿。 天津市兴业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受原审法院委托对火灾给万帆顺公司造成的经营损失作出评估,该结论是在不考虑市场供需,假设万帆顺新厂区的生产能替满足一系列条件的基础上作出的,具有偶然性和不确定性。以评估报告中适用的北京凯博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2005 年中国肉制品加工行业数据报告》 公布的平均利润率7.9%为例,出具评估报告的评估师表示采用该利润率是因为找不到任何其他统计机构或企业公布的同类数据,而评估报告计算出的经营损失数额有可能会偏高。综合以上因素,该评估结果具有很大的偶然性,不足以作为认定万帆顺公司经营损失的依据。此外,万帆顺公司在原审起诉时主张的日经营损失额为11939 元,远远低于评估报告确定的日经营损失额。作为新厂区的规划和建设者,万帆顺公司对新厂区的生产规模和生产能力等因素应该有充分的了解和认识其依据自己的认识主张的经营损失应当比评估报告确定的数额更准确。因此,原审法院以评估报告确定的经营损失作为认定万帆顺公司经营损失的依据不当。该院认为应当以万帆顺公司主张的经营损失数额为依据认定其经营损失更接近客观事实,即1 1939 元/日* 531 天(2004 年12 月10 日至2006 年5 月24 日)= 6339609 元。
   关于因处理火灾发生的相关费用问题。火灾发生后,万帆顺公司因此而支付的鉴定和评估费用是处理火灾事故必然发生的费用,应当作为万帆顺公司在火灾事故中的间接损失。万帆顺公司向公安部天津消防研究所支付技术服务费4500 元,向天津市房屋鉴定勘测设计院支付鉴定费6 万元,向天津市价格认证中心支付鉴定费34500 元,共计99000 元。各火灾事故责任方应当对该项损失予以赔偿。
   综上,万帆顺公司的火灾直接损失为6920700 元,经营损失为6339609 元,因处理火灾发生的费用为99000 元,共计13359309 元。
   关于火灾责任各方承担损失赔偿责任的形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一条规定“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因受害人万帆顺公司对火灾损失的发生存在过错,应当相应减轻侵权人的赔偿责任。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和天聚公司对于火灾损失的发生在主观上虽无意思联络,但各自的行为相互结合,形成了一个共同的加害行为,导致最终火灾损失的发生,并且它们各自的行为后果在此次火灾损失后果中无法得以区分。因此,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和天聚公司的行为属于无意思联络的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构成共同侵权,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因各共同侵权人的侵权行为对产生损害后果的原因力不同,原审法院酌情确定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天聚公司内部分担责任的份额为70 %、10 %、10 %, 并无不当。城乡监理公司作为天聚公司施工的监理单位,未尽到监理义务,将不合格的建筑材料按照合格材料签字进场,给建设单位造成损失。依据国务院《 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 第六十七条的规定,城乡监理公司应就天聚公司应对万帆顺公司承担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判决: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天聚公司互负连带责任;城乡监理公司对天聚公司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茂华公司赔偿万帆顺公司全部火灾损失13359309 元的70 % ,计9351516 . 3 元;诚明公司赔偿万帆顺公司全部火灾损失13359309 元的10 % ,计1335930.9元;天聚公司赔偿万帆顺公司全部火灾损失13359309 元的10 % ,计1335930.9元;驳回当事人的其他诉讼请求。

诚明公司不服,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2010 年12 月24 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7 )津高审民监字第397 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诚明公司的再审申请。

我院经审查认为,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06 )津高民一终字第129 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终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理由如下:

一、终审判决以万帆顺公司自行主张的经营损失数额为依据,认定火灾造成的经营损失为6339609 元,属认定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经营损失是在公司正常经营时,它的获利能力是持续的而且是可预测的,当这种经营能力受到外来因素的影响而无法正常获利甚至亏损时产生的损失。而本案由于万帆顺公司的涉案工程在火灾发生时尚未完工,厂房并未投入实际生产,其经营能力本身尚未确定,更无法预测其未来的获利能力;涉案工程未办理开工时所必需的《 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 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 施工许可证》 、《 安全生产许可证》 等相关证照,其何时能够获得合法的手续、何时能够正常投入生产等条件均不可预测。

本案终审判决最终依据万帆顺公司的自行主张认定其经营损失。而案件当事人会在诉请中提出对自己有利的主张,其主张是否具有客观性,应当由相关的证据进行证实,并通过法庭质证程序加以判定。本案一审法院委托天津市兴业有限责任公司会计师事务所万帆顺公司火灾造成的经营损失数额进行鉴定。2006 年5 月24 日,该会计事务所作出兴评报字(2006 )第40 号评估报告,结论为:万帆顺公司因火灾造成的自正常投产日(2004 年11 月15 日)至评估报告日因火灾造成的经营损失为1142 . 85 万元。该结论是在不考虑市场供需,假设万帆顺新厂区的生产能够满足一系列条件的基础上作出的,具有偶然性和不确定性,终审判决亦认为该结论不足认定为方帆顺公司的经营损失。而终审判决在当事人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且未经法庭质证的情况下,转而认定“万帆顺公司依据自己的认识主张的经营损失应当比评估报告确定的数额更准确,万帆顺公司主张的经营损失数额更接近客观事实”,违反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七十六条“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之规定。因此,本案涉案工程不具备可预测的获利能力,虽然由于遭受火灾影响了项目开工投产,会对万帆顺公司的正常经营造成一定损失,但该损失不可预测。终审判决依据万帆顺的自行主张认定其经营损失为6339609元,缺乏证据证明。

二、终审判决认定“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和天聚公司的行为属于无意思联络的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构成共同侵权,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属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关于侵权类型的界定及责任的承担,我国相应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规定包括:《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八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第十一条规定于“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每个人的侵权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户第十二条规定:“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承担连带责任。二人以上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其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虽然《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实施日期在本案终审判决之后,《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适用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并不能直接适用于本案,但从上述规定和侵权法理论可以看出:有意思联络的数人侵权属于共同侵权行为,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无意思联络的数人侵权包括共同危险行为、并发的侵权行为和竞合的侵权行为。其中并发侵权行为,即聚合因果关系类型,是指二人以上没有共同意思联络,但其行为直接结合造成他人人身或者财产损害,损害结果同一不可分的侵权行为,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竞合侵权行为,即竞合因果关系类型,是指二人以上没有共同意思联络,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的侵权行为,行为人承担按份责任。

1、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和天聚公司的行为,不属于有意思联络的数人侵权。有意思联络的数人侵权是指数人基于共同过错侵害他人的合法权益,依法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侵权行为。本案中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和天聚公司主观上没有共同过错,仅仅只是行为的偶然结合,不能使其承担连带责任,而应作为无意思联络的数人侵权处理。

2 、终审判决认定“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和天聚公司的行为属一于无意思联络的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构成共同侵权,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即认为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和天聚公司的行为为并发侵权行为,属聚合因果关系的数人侵权。构成聚合因果关系的数人侵权的要件一是数人无意思联络;二是分别实施侵权行为;三是损害后果具有同一性;四是各个独立的行为均足以造成全部的损害。只有具备以上构成要件的无意思联络的数人侵权,各侵权人才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涉案工程起火原因系用于保温施工的高温卤钨灯烤燃地面上的聚氨酯泡沫填缝剂造成。根据《 火灾事故责任书》 ,茂华公司的施工人员违反规定使用高温灯具进行作业引起火灾,并导致火灾的蔓延、扩大,对火灾的发生有积极的加害行为,对火灾后果负有直接责任;诚明公司作为土建施工单位,对火灾事故的发生承担一定的管理责任;天聚公司擅自降低消防技术标准施工、使用防火性能不符合国家标准的建筑材料,造成了火灾的蔓延、扩大。诚明公司、天聚公司对火灾的发生均不具有积极的加害行为,对损害结果亦仅负间接责任。从各侵权主体被认定的责任分别为“引起火灾”与“管理责任”和“造成火灾的蔓延与扩大”来看,造成的火灾损害后果的行为或原因力均可以区分,且以上各主体独立的行为亦不足以造成全部的损害。因此,本案茂华公司、诚明公司与天聚公司的行为不构成聚合因果关系的数人侵权。终审判决认为“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和天聚公司的行为属于无意思联络的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构成共同侵权”,属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3、本案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和天聚公司构成竞合侵权行为,各行为人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从涉案工程发生火灾的原因来看,《 消防事故责任书》 认定的诚明公司“未明确消防职责,未落实消防责任”等行为与天聚公司“使用防火性能不符合国家标准的建筑材料”等行为并不直接或者必然地导致厂房被烧毁这一损害后果,其只是为损害后果的发生创造了一个外部条件,是间接原因。如果没有茂华公司违规使用高温灯进行作业引起火灾的行为,就不会有损害结果的发生。而茂华公司的违规操作是直接或必然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的关键性行为,是造成损害发生的直接原因。茂华公司的行为与诚明公司、天聚公司的行为间接结合,就导致最后损害结果的发生。因此,可以认定茂华公司与诚明公司、天聚公司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间接结合造成了最终的损害后果,各主体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另外,本案公安消防部门对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天聚公司在此次火灾中的责任,分别作出了直接责任与间接责任的认定,终审判决采纳了该认定结论,并对各责任主体承担责任的比例作出了明确划分。显然,火灾事故中各责任主体的行为后果,已被终审判决明确区分和确认。而终审判决又认定“它们各自的行为后果在此次火灾损失后果中无法得以区分”,存在前后矛盾的情形。

故,本案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天聚公司在主观上不存在共同的过错,各行为人的独立行为亦不足以造成火灾的全部损害,因此,各行为人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终审判决认定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和天聚公司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并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条规定判决茂华公司、诚明公司和天聚公司互负连带责任,属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综上所述,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06 )津高民一终字第129号民事判决认定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六)项、第一百八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向你院提出抗诉,请依法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二0一二年十一月五日

附:检察卷宗一册